欢迎来到吉林市公众科学网!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

企事业科协

当前位置 首页 > 企事业科协
武汉ICU里过元宵节
——记北华大学附属医院重症监护病房护士赵文佳
发布时间:2020/3/4  浏览次数:5670
  



       武汉,元宵节的早晨,2020年2月8日,星期六

今天元宵节,是我随吉林市驰援武汉的第二批医疗队到达武汉的第六天,也是进重症监护病房的第一天。

可能因为我原来在北华大学附属医院就是重症监护病房护士,所以我被派往武汉的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lCU。昨晚我一直无法入睡,一遍遍穿脱防护流程在脑里流过。可能每一个战友上战场前都会这种焦虑。

今早00:30,起床,洗漱。到医院后,有老师带领穿防护服。一层层、一件件、一副副、一双双⋯⋯当全副武装时,只感觉呼吸困难,视线模糊。进入病区短短的一段路程,我们都走得很艰难。

这一路,老师跟我们交待讲解各类事宜也无法连贯的表达。我们几个新人互相交流,都说强烈的感觉到胸闷。这种窒息感让人害怕,我们只能保存体力调整呼吸。我们没有退路,上一批护士姐妹已经快到达极限了,病人也在等着我们。

休息片刻,我们开始测血氧饱和度。护目镜开始上雾气,什么都看不清,有时都是我将血氧指夹打开,患者自己送上手指。真的感谢他们的理解与配合。

一位阿姨指尖血氧是98%。她说:“我来的时候是82%,是好了吗?”我告诉她:“血氧指数升到正常范围了,说明您在好转了。”我怕她听不清我说话,给她竖起了一个大拇指。她看后高兴地笑了,我猜她看到了希望。

一位叔叔病情稍重一些,突然按铃。我来到床前问他怎么了,他说要小便。我帮他拿出小便器,帮他倒尿,能看出叔叔很不好意思。他不知道,我以前在ICU病房每天护理重患,这也是我们工作的一部分。我告诉他没关系,然后回他一个大大的笑,不知隔着厚厚的口罩和护目镜他能不能看到我的笑。

每到一位患者床旁,他们都认真看我们身上的名字。我猜他们是想记住我们这些不知面孔照顾他们的人。忙碌一早上,没有窒息感觉了,就感觉自己是一个移动的大蒸笼,热气腾腾。

终于,下一个班次来接班了。脱下一层层防护,整身衣服都湿透了。

武汉,元宵节的早晨,我们竟以这样的方式见面。这一刻,我无比希望疫情快点退去,我们都有亲人陪伴,节日里燃起灿烂的烟花,回归正常的生活。

供稿:北华大学附属医院

审稿:杨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