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吉林市公众科学网!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

科学消费

当前位置 首页 > 科学消费
“学习困难”是因为“多动症”吗?不一定,要这样应对
发布时间:2022/11/11  浏览次数:2721
  

近年来,各大城市医院纷纷开设“学习困难”专科门诊,“一号难求”成为常态。“学习困难”到底是不是病?为什么会“学习困难”?我们常说的“多动症”与此有关吗?

生活中,孩子“学习困难”体现在学习状态不好、写作业磨蹭、成绩差、不喜欢上学等方面,家长、老师最容易发现此类与学习相关的问题。其实在这一问题的背后,存在着关于疾病、家庭等各方面综合性问题,这也是医院专门设置“学习困难”门诊的原因。严格来说,“学习困难”并不是一种病,而只是一种临床现象。在医学诊断中,“学习困难”主要有以下四种可能原因:1.特定学习障碍;2.注意缺陷多动障碍(“多动症”);3.发育迟缓(智力发育障碍);4.孤独症谱系障碍(自闭症)。

以上四种原因里有我们在生活中经常会听到的“多动症”,但“多动症”到底是什么?上述原因里的特定学习障碍又是什么?它们如何引起“学习困难”?有什么持续性影响?如何正确对待?接下来本文将讨论这些问题。

什么是“多动症”和特定学习障碍?

“多动症”的全称是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(The Attention Deficit / Hyperactivity Disorder,缩写ADHD),是最常见的儿童时期神经和精神发育障碍性疾病,主要临床表现为:(1)明显、持续的注意力不集中;(2)精力旺盛活动过度;(3)易于冲动等。冲动多动问题、学习问题、品行问题是ADHD儿童较突出的行为问题。

一般情况下,年龄小的患儿多动和冲动症状比较明显,随着年龄增长注意力缺陷症状变得突出,ADHD症状一般到小学才比较容易识别。部分ADHD患儿言语和文字表达能力差或存在认知功能缺陷,伴有学习困难、人际关系不良、自我评价低下的表现。

学习障碍(Learning Disorder,缩写LD)指在学习方面表现低于一般同龄人的严重缺陷,且该缺陷不能完全由环境或其他心理问题来解释、不能归因于智力低下、视力听力问题、运动障碍等。LD常与在学校需要学习和锻炼的技能(如阅读、数学和写作)相联系,故LD主要分为阅读障碍、数学障碍和书写障碍。

LD可能只发生在某一技能领域,如患有数学障碍的孩子虽然很难理解数学,但若不涉及计算、解题,他就和普通孩子无异,甚至可能他在文字阅读方面能力很强,因此学习障碍更为规范的诊断名称为——特定学习障碍(Specific Learning Disorder,缩写SLD)。

相较之下,智力障碍是指全面认知能力的缺陷,而患有特定学习障碍的孩子一般智力没有问题。

“多动症”和特定学习障碍如何引起“学习困难”?

专注力不够,易于分心是导致青少年学习困难的一大重要原因,而这也正是ADHD孩子的症状之一,比如ADHD孩子在读一篇课文的时候总是很磨蹭,中途会经常分心搞小动作。

如果在受到有效监督和激励后,孩子能够做好,那么他的病症不是很严重,只要给予他足够的时间和适当的督促与引导,孩子能表现得与同龄人相仿。

但有些ADHD患儿在数学问题解决能力、阅读理解能力、词语辨析能力等维度的学习能力低于健康儿童,在记忆、组织能力等方面也会出现问题,故ADHD儿童还可能会出现阅读障碍、书面障碍等特定学习障碍,进而加剧“学习困难”的发生。

学业和家庭压力会加重病症

对于青少年而言,人际关系、学业压力是他们的主要应激源。据《教育蓝皮书:中国教育发展报告(2018)》显示,在中小学生自杀的原因中,家庭矛盾共占比33%,居于首位,第二大原因是学业压力,占比26%。但相当一部分家庭矛盾案例的冲突根源也是学业压力,考虑到间接作用,报告认为学业压力才是导致中小学生自杀的首要原因。

低年龄阶段孩童的学业压力一般较轻,这种情况下ADHD儿童学习功能缺陷可能不突出,尚不足以导致学业成绩显著落后。但随着学习任务的加重、对多种认知功能要求的提高,如步入中学阶段后学习科目、难度增加,ADHD儿童出现“学习困难”的概率会提高。

家庭压力可能源自于“学习困难”引起的亲子关系紧张、或家长对孩子寄予过高期望等。研究显示,家庭关系、氛围甚至邻里关系是儿童青少年精神障碍(指认知、情感、行为和意志等精神活动有不同程度障碍的精神疾病,儿童青少年精神障碍包括但不限于ADHD)的风险因素,有力的家庭支持是降低儿童青少年精神障碍患病率的关键因素。

“多动症”和特定学习障碍的持续性影响

在日常生活中,有“多动症”、学习障碍病症的孩子容易被责骂、数落,甚至在班级中被孤立,若不及时就医、得到正确引导,继续长期暴露在负面评价下,孩子会不断积累挫败感,变得自卑,甚至还可能产生其他心理问题(如抑郁、焦虑等),十分不利于孩子健康成长。

就“学习困难”问题而言,不仅仅是孩子本身,家长的身心也极易受到困扰。比如因无法理解孩子“学习困难”的表现而变得易怒,在孩子确诊ADHD或SLD后陷入痛苦挣扎之中,可能更会长期关注儿女的学习成绩、忧虑儿女的健康,心理健康状况变差,易于出现抑郁、焦虑等症状。

如何应对“多动症”和学习障碍?

早发现早治疗,以积极心态面对

ADHD患儿目前的治疗主要分为心理治疗、行为干涉和药物治疗三个方面,要遵医嘱科学地进行治疗,早期的发现和科学治疗有助于控制和改善核心症状,能让ADHD患儿提升学习、社交、行为等多方面技能。

目前对于特定学习障碍的诊断,主要通过观察记录孩子日常表现,必要时进行辅助评估,包括智力测试、阅读评估等,将日常表现和辅助评估结合起来进行判断。在确诊后,主要通过科学地进行阅读、书写等训练来帮助孩子逐步康复。

注重家庭关系建设,陪伴孩子成长。

有针对性地矫治儿童行为问题是治疗SLD、ADHD,进而减轻学习困难症状的有效措施之一,比如家长可以通过标记阅读重点、借助图片等具体的事物引导孩子理解等来帮助阅读障碍儿童,通过与孩子约定同时专注各自的任务、以身作则等来规范ADHD孩子的学习行为。

需要强调的是,行为矫正要落实在日常生活中,这意味着家庭关系、家庭教育对孩子的康复至关重要。家长要正确认识孩子的疾病,学习如何与他们沟通,给予孩子正确的回应和支持,通过建立良好的家庭关系来帮助孩子对抗疾病。

参考文献:

[1] William G Kronenberger and David W Dunn. Learning disorders[J]. Neurologic Clinics, 2003, 21(4) : 941-952.

[2] Goker Z. Clinical and Sociodemographic Features of Children and Adolescents with Specific Learning Disorder (SLD)[J]. American Journal of Psychiatry and Neuroscience, 2014, 2(6): 90.

[3] 刘豫鑫,王玉凤.伴与不伴学习困难的注意缺陷多动障碍患儿认知特点的比较[J].中华精神科杂志,2002(04):31-34.

[4] 马佳, 李志勇, 宋平, 等. 儿童多动行为问题对学习障碍及认知结构的影响[J]. 中国行为医学科学, 2005(10): 939–940.

[5] 王胜兴, 许英, 夏伟. 数学学习障碍儿童父母心理健康状况自尊水平及应付方式的研究[J]. 中国行为医学科学, 2006(07): 650–652.

[6] 赵英欣, 郑毅. 儿童青少年精神障碍流行病学研究进展[J]. 中华精神科杂志, 2014, 47(3): 186–189.

[7] 董敏,王玉凤,钱秋谨.单纯注意缺陷多动障碍儿童学习能力的特征[J].中华精神科杂志,2018,51(02):118-124.

[8] 《教育蓝皮书:中国教育发展报告(2018)》

医学审核: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儿童医院 精神科主治医师王芳